Humorme

刀子?

随坑所欲:

尤里一度以为自己是可以靠近勇利的了。
这个日本男人的戒心出乎意料的高,非得用水磨功夫才能一点一点窥见他那情感丰沛的内心。越是接触,就越是被那样的温柔包容所吸引。情窦初开的少年日复一日的沉沦,乐此不疲的试探着他对他的底线,我这么过分,你还是这么温柔,我是不是能自作多情,假设你对我也有那么一点好感? 但是,越是靠近,也越是为自己悲哀。年龄的差距在此时简直有如天堑,时光的作弄让他在最纯情的年纪遇上了最好年华的胜生勇利,但是最纯情的胜生勇利,邂逅的却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是勇利人生中唯一的,也是最大的意外。
一切戒心一切原则都为了这个男人而绕道,维克托也许只需要笑一笑就可能得到尤里在梦里才敢想的一切。只要是维克托,在勇利心里,只要是维克托就可以被原谅。无论是被弄哭还是被误解,红着眼眶含着泪,看着可怜到尤里都想摇着他大喊够了我就不行吗。即使会被那个不懂人心的冷酷男人折磨成这样,也总是会擦干眼泪笑着对维克托的;无论被伤害得有多痛苦,勇利都是那个先一步的无私的为维克托敞开怀抱的人。
尤里很嫉妒维克托——不,不是因为他的花滑五连霸,事业上他始终坚信自己可以超越这个老男人——他嫉妒他为什么就能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在恰当的时间,遇见这么美好的勇利。
而他,却要眼睁睁的隔着八年的光阴,看着他们相拥的身影。

评论

热度(15)

  1. Humorme随坑所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