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rme

【维勇】小情书。上(情人节贺|双向暗恋|短篇)

秋阿声。:

【维勇】小情书。


时间设定在勇利去俄罗斯长期训练的前一天,两个人给对方写的信,带大家感受这两个人的情话力。


其实是关于YOI12集里没有表现出的一些片段的脑洞


虽然我相信这俩人第七话亲亲过之后关系就不一样了,但是这里就是假设直到12集最后两人一直都没有过互相表白哦。


也算是回应了千fo点梗之一的双向暗恋,我知道我拖延症……爱我别走嘛qwq我会慢慢写的。


维克托的对应视角明天继续写,先把勇利的放出来了。


最后祝维勇和大家情人节快乐❤




===============================================




亲爱的维克托:


 


在海洋那一端的你,最近还好吗?


 


虽然分别只有两周,可看到餐桌上缺了你的碗筷时,我还是要承认,我有些想你了。


 


不过还好,今天是过去俄罗斯前住在家里的最后一晚,我坐在明天要带走的行李旁边,给你写这封信。


 


需要带走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一个行李箱,里面装着冬季的几件大衣,和零七碎八的一些日常用品。你留在家里的物品我也整理完毕,上百套的演出服即便折起来也装满了两个房间的衣橱,连备用的棉被也都挪了出来才勉强全部塞进去。


 


说起来有些可怕,真正地每一件都折了一遍才发觉,我竟然可以将它们按照时间顺序一一分辨出来。曾经只在电视转播里看过的,跟随你上过各片战场的战袍们现在就躺在我家的壁橱里,只是这样想着还是忍不住眩晕。


 


你会因为收了一个同时有着忠实粉丝身份的徒弟而感到困扰吗?


 


可是……世界上又有谁会不喜欢维克托呢?


 


 


 


12岁那年,我坐在冰场更衣室的长椅上,被小优拉着看了你世界青少年花滑锦标赛的电视直播。你束着一头长发,黑色的演出服上缀着几块水晶,闭着眼向后伸展双臂时像只振翅欲飞的天鹅。


 


又一个12年过去,现在24岁的我依然记得,只那一眼,似乎有长发的天使从那小小的屏幕里降临到我的面前,缓缓收拢翅膀,手掌按上我的胸口,又渐渐消失不见。


 


自此心中就再也容不下他人。


 


23岁,我磕磕绊绊地追随者你的脚步来到大奖赛。索契的冬季冷得让人从脊椎开始打颤,下雪时还好,雪停了就更甚,慢跑三公里都流不出汗来。


 


你就是在这样的国家出生的啊,望着眼前因呼吸产生的白色寒气,那时的我暗自想着。


 


赛前公开练习,我做好了真正与你见面的心理准备,十一年的打磨,就是为了拥有站在对等的平台上与你见面的这一天。


 


可听到外面传来粉丝尖叫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地有些腿软。


 


你上身披着红白相间的制服,向身边拥簇着的粉丝们挥手示意,穿过人群由远及近地向着场地走过来,冰鞋护套磕在地面上传来清脆的响声。


 


粉丝们逐渐被护栏隔在外围,你转头望向冰场,然后,注意到站在冰场上的我。


 


我以为我准备好了,可见到你的瞬间我才真正意识到,我永远都不会准备好。


 


视线接触的瞬间,世界都安静了。


 


你笑着向我点头,湖蓝色的眼瞳里印着我僵硬的身影。我努力维持着平静的表情,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只能感受到胸膛传来剧烈的回响: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在我身体里回响不绝的表白争先恐后地从胸口涌向喉咙,如果不用力咬紧嘴唇就要破口而出了。


 


可我没有允许它们流泻出一丝一毫。我不会允许自己为你带来尴尬和困扰。


 


 


 


你是宇宙中心最为亮眼的恒星,而我是随处可见的一点萤火。


 


真遥远啊,我闪烁着。你也闪烁着,不动声色。


 


 


 


结果在第二年的三月,伴着长谷津簌簌飘落的樱花,那颗深色夜幕上闪闪发光的钻石将自己挖了下来,放在了微弱萤火的旁边,在昏沉之中,映亮了一片世界。


 


对于你的突然出现,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什么真实感。


 


最初的一周我总是睡不好,玛卡钦偶尔会在午夜钻进来,肉呼呼的一团从被角钻进来。熟悉的温度让我想到小维,又让我想到影响了我太多太多的你。


 


黑暗的夜晚中,我默念着你的名字,心跳为我打着节拍。摸着玛卡钦额头柔软的卷毛,看着窗外,直到鱼肚白。


 


后来尤里奥来了,气势汹汹地要将你带回祖国。


 


我知道他是受了委屈了的,即使他口中说着毫不客气的锐利语句。


 


果然啊,世界上又有谁会不喜欢维克托呢?


 


你似乎享受后辈们之间因你而闹得火花四溅,开心地将自己化作筹码,顺势将自己去留的决定权推到了我们手上。


 


我穿着十一年前你穿着的那套黑色服装,站在这间曾经对你一见钟情的冰场,跳着你编排教导的舞步,在旋转中寻找你看向我的眼神,挺着曾用手指写下你名字的胸膛,为了能将你留下而拼尽全力。


 


我知道我在为谁而舞,我当然知道。


 


比赛结束,尤里奥已经走了,你没有发觉,因为你兑现了承诺——你一直只看着我一个人。


 


你握在我肩膀上的手有源源不断的热量,将我飘飞在外的灵魂猛地拉回肉体。那一刻,我才真正地意识到,你就在我的身边。


 


温泉 On Ice并没有准备奖牌,可我却觉得自己赢得了全世界。


 


你即全世界。


 


 


 


在那之后你便真的留了下来,在这个异国的偏远小城,做起了普通的我的教练。


 


你似乎格外执着于我的过去,还曾趁着我出门慢跑或做基础训练时,翘了教练监督的班躲回房间去翻看从妈妈那里拿来的旧相册,或是趁着我不在的各种场合,从大家口中了解那些“曾经的我”。


 


说出来其实挺不好意思的,虽然直至23岁我们才真正意义上的“相识”,可之前十多年的漫长时光里,你一直都是我生命无法分离的一部分。


 


我并没有对你说过这些,你也没有强求,只是默默等待着,希望我有一天可以主动剖开内心,把藏在里面的东西统统倒给你看。我们就像一对长短不一的筷子,你生疏,我闭塞,一瘸一拐却又鉴定地前行着。


 


我以为这种微妙却带着点无言默契的师徒关系会持续到大奖赛,直至你答应留下的最后期限到来。


 


我能把你从世界借走的时间太短,太有限,俄罗斯不能被夺走她的英雄。


 


虽然没过多久,你就用一个众目睽睽之下的吻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平衡。


 


摔在冰面的瞬间因为叠加了另一个成年男性而痛得更加彻底,五脏六腑好像都被震得移了位。


 


这样很好,我后来回想,痛苦的回忆总是记得特别清楚。拜其所赐,我们之间第一个吻的慢动作回放永永远远地镌刻在我的脑中,再也无法删去。每每梦回,还能感觉到那时那刻,我的后脑枕在你带着皮制手套的手掌上,嘴唇上残留着的温热的酥麻的感觉,以及被你牙齿磕到的钝痛。


 


你说这是个惊喜,那我便就这样接受。


 


我不敢深思这个吻的意义究竟如何,毕竟有了希望才会失望。


 


你不知道,你是我十一年来唯一的向往。


 


 


 


或许是因为一闪而过地看到了同组选手的订婚公告,又或许是这个念头早已存在于我的心底,只是到了那时我才敢把它拿出来确认。


 


我想买一组对戒,为你,为我。


 


只有它才满足我的愿望——有实质地,圈住你。它会染上你的体温,替我感受你的每一次脉搏。


 


这真是太糟糕了,不是吗?站在教堂门前,那时的我用指甲扣着戒指盒子边缘的缝隙,忍不住的心虚。你会相信这只是一个护身符吗?你愿意……为我戴上它吗?


 


你看着我的眼神里有惊讶也有了然,却从没有过犹豫。有所察觉地放下了手里拎着的袋子们,等待我的下一步动作。


 


距离不远处即是唱诗班,悠扬的圣歌一路乘着巴塞罗那寒冷的夜风飘上天际。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多前初次见面的索契,我们相对而立,你看着我,可这次我却不敢对上你的眼睛。我无法看着你的眼睛说出,我只是想表达我的感谢,这于我仅仅只是一个护身符。


 


因为我的心脏是在那样的高喊着,无法忽略: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那天晚上我睡得不熟,太过激动之后,大脑兴奋得不停闪过各种各样奇怪的念头,从机上逃生守则到宠物指甲钳的正确使用方法。


 


我们的床本就相邻,你移动的瞬间我就从乱七八糟的浅眠里醒了过来。你怕吵醒我,拖着自己的一床被子慢慢地挪,隔着两层厚厚的棉被,你伸长手臂从后面抱住我,右手从上方绕过来拉住我放在枕边的右手。


 


我在你手上感受到微凉的金属触感,两只戒指在分开不久后又一次紧贴在一起。


 


凌晨的室内一片黑暗,我睁大了眼睛,强行控制着身体放松,背后的你毫无所觉,收紧了手臂满足地叹息。


 


直到你睡熟,呼吸绵长平稳地吹在我的颈后,我才小心翼翼地拉住了你戴着戒指的无名指,真正地闭眼准备睡去。


 


 


 


现在握笔写字,指间金属的坚硬感也依旧提醒着我,有一个戴着相同戒指的人,正在海洋的另一端,等我过去见面。


 


晚饭妈妈不顾你的叮嘱还是破例做了炸猪排盖饭,上面厚厚地浇了不止三个蛋的分量,几乎可以听到狂叫不止的卡路里警报。我知道,她这是在舍不得我了。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离家长期训练了,作为运动员,住在训练基地的时间要比在家里长得多得多。


 


可谁又能真正习惯得了别离呢?


 


收拾行李的时候,我发现了当时手忙脚乱随手塞在床下的一叠海报。厚厚的一小本,捏在手里很有分量,都是各种时期各种状态下的你。


 


我把它们和大奖赛与你一起获得的银牌放在了一起。这是我人生的一个重要阶段,而这块银牌应该就是这个阶段的句点。


 


而接下来,马上就是新的篇章。


 


 


 


哦对,忘了说。其实我早就发现了你在临走前偷偷改动了我的租房订单,知道我俄语不佳还在地址一栏附上了英语翻译,甚是贴心。


 


我想我会“一无所知”地和你回去,在你得意地将大门落锁的时候,状似无奈地用手掌按着额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今天下午才做好的巧克力。


 


我总是很少说,也不常敞开心扉。


 


你的亲吻,你的拥抱,你的陪伴,你的鼓励,足够让我鼓起勇气了。


 


等再次相见,我会把写在这封信里的心情全都告诉你。


 


 


 






14/2/2017


Yuri Katsuki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