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rme

【维勇/尤勇】那场声势浩大的单恋

花井木:

食用说明:
①本文涉及CP:维克托.尼基福罗夫X胜生勇利,尤里.普利赛提→胜生勇利
②全年龄
③含大量捏造和个人妄想成分
④感谢食用


<<<

一直以来,总有一个答案。
即使像是无人开启的瓶中信,可它依旧熠熠生辉。

<<<

被欢呼和掌声淹没之前,尤里拉回了自己的意识,一整套FS节目让这些年体力依旧没有太大长进的他呼吸急促,维持着定格动作的手臂细微的颤抖。
很快他就在观众席上找到了那两个家伙,绝大多数归功于无论在哪儿都足够显眼的维克托。
“尤里奥!”
让人生气的那个正挥着手,让人更生气的那个把手拢在嘴前大声叫着他的爱称——如果尤里奥也算是爱称。
毫无意外他再一次摘取桂冠。
在更多记者簇拥而来之前,他从安全通道逃走了,即使事后雅科夫会因为他逃走这一行为说教上好半天,但是他的确有一个想见的人。
维克托租来的车就停在出口,他挂着友善的笑容摇下车窗让他快些上来,胜生勇利坐在旁边膝盖上放着一束花。
“恭喜你,尤里奥,明年就可以达成五连霸了。”
尤里鼻子哼了一声,不情不愿接过花坐上车来,算是接受他的祝福。

算上这一年,已经是他暗恋胜生勇利的第五个年头。
五年的前半好像煎熬,胜生与维克托双双宣布退役,定居洛杉矶的那一年,说着绝对不原谅这两个家伙他,最终还是去了机场。
普利塞提家的男人从不流泪,所以尤里近其所能挤出凶狠的表情,说着他会让这两个从冰上逃走的胆小鬼,看着他夺取所有的金牌。
五年过半时他受邀参加维克托与胜生勇利的婚礼,猪排饭万年没动静的SNS发了一张新照片,背景是在试衣间门前的镜子,镜子里还能看见拿着手机偷拍的维克托那张蠢脸,尤里忽然就冷静下来。
唯有这份感情,不可忠实传达。
所以他带上礼物和最喜欢的那套西装飞往洛杉矶。出席前对还着酒店的镜子好好整顿自己一番,一同前来的米拉对他大为嘲笑,说他要上演一出毕业生。
尤里对着镜子把领带的三角结推上来,把新剪的金发好好打理了才对她露出微笑。
“谁说不是?”

胜生勇利一身白西装,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因为紧张脸颊红彤彤,鼻尖也沁出汗,维克托逗他,被狠狠用手肘捣了肚子。
完了他又担心自己是不是弄皱了维克托的西服让他难堪,尤里撇了撇嘴,恶狠狠骂了句。
“两个白痴。”
时隔一年的见面,尤里装作满不在乎,但是勇利站在他面前摸了摸他的短发喃喃说了句:
“真剪了啊,好可惜。”
尤里炸了毛猫咪一样差点跳起来,对他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猪排饭你别老摸我头发,我现在比你高多了!”
勇利的好脾气一边点头,一边又摸了摸他的发尾,笑眯眯说着会把捧花抛给他,就当是补上这几年他金牌的贺礼。
尤里挤出一脸嫌恶,嚷嚷着你俩退役以后终于没钱了吗,连束花都送不起。
勇利就抿着嘴笑个不停,露天场地光线风景都不错,勉强算是窥见幸福的真正模样。尤里看见有金色略过亚洲人深棕色的发梢,一派岁月静好。

他有些惆怅的想,这婚是真抢不成了。

婚礼上醉到大失态,胜生勇利恐怕是花滑这个圈子头一人,虽然那年banquet也没好到哪里,但是维克托也一起醉了七七八八真是说不过去。
尤里指着那两个开始大闹自己婚礼的家伙对波波维奇说,等他结婚要请这两个家伙来太冒险,波波维奇一脸认真的考虑起风险存在的可能性。
“俄罗斯人嘛,不喝酒才奇怪。”
米拉从他俩之间挤出来,笑眯眯踮着脚用肘弯勾住他脖子,“咔啦”一声尤里捂着自己本来就落枕的脖子惨叫出声,颤巍巍指着斗舞的二位新郎。
“老太婆,这哪里不奇怪了?”
所以说女人的年龄不能讲,不好听的话更不能说,米拉微笑着重复了一遍尤里对她的称呼,在这之后尤里持续发出掉进水缸猫咪一样的尖叫。

都是笨蛋,全都是。
直到现在想起来,尤里还是骂骂咧咧个不停,这些年来他唯一的长进也就是泪腺发达。
虽然他本人完全没承认过这一点,但是维克托总是说变成老头子就爱哭了。

一,二,三,秃子不许说话。

<<<

维克托一车把他们带去小酒馆,车子拐了几个弯儿停的地方狭窄的差点打不开门。
波波维奇早就喝起来,哭诉自己哪里是恋爱史,根本就是血泪史,结婚前被女友甩要一蹶不振。尤里踌躇了一下,忍住了,没踢他屁股。
三个人半强迫的听着波波维奇细数他前女友的事情,维克托给他拍了两张照片,一会儿勇利和尤里的手机的都响了,一看,他竟然挨个发了一份。
波波维奇越哭越凶,勇利举着手不知道从哪里安慰起,求助一般尽往维克托和尤里身上瞧。
维克托笑眯眯说起雅科夫教练和莉利娅前首席吵了这些年又复婚的事情,强行扭转话题。
米拉姗姗来迟,瞧这一桌狼藉先翻个白眼给波波维奇,随后笑嘻嘻贴着尤里坐下去。心理阴影挥之不去,尤里缩了缩脖子,生怕她再要拗断自己脖颈。
“都是来看你比赛的你怎么一脸不开心。”红发姑娘拽着他的两颊非要让他笑一个,凶狠不减当年。
尤里捂着脸露出眼睛使劲儿瞪她,勇利在旁边笑出声,肩膀碰着维克托的肩膀,桌下膝盖碰着维克托的膝盖。
“先拍张照片拍张照片,都喝完了再发啊,不然维克托的fans又要摸过来了。”米拉举起手机调成前置摄像头,招呼大家挤在一起。
尤里被米拉挤到勇利旁边,紧紧贴在一起让他不好意思的要命,扭着脸让米拉过去点儿,脑袋没转回来就听见快门响了声,随后米拉嘟嘟囔囔说他脸转哪儿去了,重新来一张。
这回他离勇利有一个指头的距离。

笨蛋夫夫对自己的酒品有了一定认识,喝醉之前就准备离开,说把车留在这儿让店员帮忙开回去,自己要去观光,尤里撇撇嘴摆摆手意思明显。
滚蛋滚蛋,全都滚蛋。
这下就剩三个同门对饮。
波波维奇说自己不能喝了,趴着桌子昏昏欲睡,米拉笑得一脸八卦,问他杂志和网络上哪条绯闻是真的。
尤里含含混混带过去,他单恋胜生勇利五年哪有心思和小模特约会。喝了两轮连他自己也不清醒,米拉还在他耳边喋喋不休说着自己新男友的事情。
他大着舌头凑到米拉身边。
“我喜欢胜生勇利。”
“真的假的?”红发姑娘拍着自己大腿笑个不停,俨然一副不相信。
尤里把脸埋到自己的胳膊里。
“假的。”

你瞧,这不是能哭出来了吗?

-fin-

评论

热度(4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