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morme

【尤勇】来信(一发完结)

好虐……

未时:

♡cp:尤里×勇利
♡作者的脑洞无限大,一发完结
♡可能有点小虐  文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很痴情
♡OOC属于我,尤里属于勇利
♡不喜误入,注意避雷


手机排版无力好糟心qwq


(1)
       仲夏的蔷薇花香夹杂着雨后泥土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笼罩着整个长谷津。夏天总是那么多情,微风轻轻拂过白色屋檐下的贝壳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如果从房檐下抬起四十五度角去追寻阳光,便能透过风铃看到碧空如洗的青天。又是个普通而又美好的一天,和往常一样,一切都是上帝最好的安排。
      屋檐下,栅栏旁,一只咖啡色的小犬绕着自己短小的尾巴打转。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似乎磨尽了小狗的斗志,它委屈地呜咽了一声,可怜兮兮的用爪子拍了拍躺在摇椅里打盹的黑发青年,见他眯了眯好看的红褐色双眸,一个猛劲钻进了他的怀里。
      “小尤,乖啦。”黑发青年看着小狗委屈的小脸,爱惜地摸了摸它略长的卷毛,莞尔一笑,“你快从我身上起来,我们去看看订的报纸送到了没有。”
       小尤兴致缺缺地收起了爪子,极不情愿的从黑发少年怀里抬起了身体,一个腾飞便跳到了地上。黑发青年微微一笑,快步走到屋内去拿信箱的钥匙。穿过走廊,迈过书房,低着头和往常一样走到楼梯的转角,不知为何突然觉得被一道目光紧紧跟随,黑发青年猛得抬起了头。
      撞进眼里的是副足足有一米高的画像:画中的少年有着天使般的脸庞,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碧绿色的双眸似乎藏着万里星辰。少年抱着猫咪冲着画面外轻轻浅笑,好看的梨涡挂在唇旁,让人怦然心动。如果不是执笔之人对少年满心的恋慕,定是画不出如此入神的佳作。
       勇利看着“少年”不禁一阵恍惚,泪如洪水般涌进眼眶。
       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摸一摸爱人那张看似冰冷却如春风般温暖的脸了?大概有四五年了吧。自从病魔带走那个倔强的少年,自己就再也没有对某个人心动过,时间消磨不了自己对他的思念,反而爱意如同几十年的佳酿,越来越纯,越来越浓。
      尤拉奇卡,天堂的彼岸,你是不是又忘记夜里睡觉不要踢被子了?
      黑发青年苦涩地拽了拽自己的嘴角,紧了紧手里的钥匙,大踏步地走向房外的信箱,任泪水拂过脸庞…..


       信箱里躺着的不是报纸,而是一张粉红色的卡片。
       勇利看着那张被剪成奇怪形状的卡片,眉头下意识地皱了皱眉。这是什么?邻家孩子的恶作剧?女生送来的情书?还是又来推销自己去买商品的小广告?不过能将卡片剪成这么丑的,似乎这么多年来除了尤里还是头一次见到。
       想到金发少年当年给自己剪的爱心卡片,明明丑的要死,却还要一脸傲娇的对他说:“小爷赏你的。”
黑发青年看着卡片的双眸暗了暗,小心翼翼地拿出那张卡纸。
      这…是什么…
      棕红色的眼睛透着震惊的神色,忽明忽暗的光泽暴露着勇利相当复杂的心情。他呆愣在原地,巨大的喜悦和一波又一波的自我否定抽打着他的心灵,他的身体在颤抖,幅度越来越大,似乎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将他吞没。
       纸上只有一句漂亮的俄文花体:
——Я люблю тебя
——我爱你
      熟悉的字迹提醒着勇利这绝对不是巧合,可是少年在火中幻化成一抔青灰的样子又历历在目,希望与绝望交织,尽数将黑发青年的心灵打得支离破碎,他终于熬不住精神上的压迫,眼前一黑,只剩下从远处而来的犬吠。


(2)
      咖啡厅内,黑发青年与银发男人沉默着相对而坐,他们之间的桌子上摆着七张粉红色的卡纸,两人皱着眉,严肃地盯着那七句漂亮的“Я люблю тебя”,各自怀着心事,没有一个人愿意出言打破这份空气中的安静。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个小时,银发男人终于忍不住开口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勇利,我和尤里奥师兄弟很多年,他的字我不可能认不出来。”
       银发男人眯了眯湛蓝色地桃花眼,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坚定地摸索着手中的字迹:“我确定这是那只小奶猫的字体。”
      “维克托,我刚刚看到它们的时候和你也是同样的想法。可是尤拉奇卡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五年了,当年火化的时候你我可都在场。”勇利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颤抖着的身体诉说着青年失去恋人的无限痛苦,“我也好想骗骗自己……”
       维克托不自觉抬起的手在勇利头顶猛地一顿,最终收起摸摸黑发的冲动,苦苦一笑,将手转移到青年的肩膀,轻轻地拍了拍,“或许只是谁的恶作剧也不一定。”
      “不会的,我有种直觉…而且谁会无聊到连送一个星期的卡片…”
      “勇利真是纠结呢。”
      维克托低下头掩盖住自己眼里的情绪,再抬起来时依旧是那个温暖和煦而又一成不变的笑容。
       果然,五年了,你还是忘不了他…
      “那勇利为何不去看一看到底是谁在送信呢?”
     是不是只有彻底的绝望才会打破你对那个人抱有的最终幻想?
      对不起,勇利,你的心宛如玻璃般一碰即碎,如果这么容易破碎的话,干脆就让它彻底粉碎吧…
     我们的能保持现在这样青春的时间是很短暂的,现在,我要利用一切所能利用的,让你彻底走出绝境…
      维克托的手在勇利看不见的角度狠狠握紧,指甲深深扎进肉里,却丝毫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再灵敏的身体也会露出马脚的不对吗?”
      黑发青年抬起棕红色的眼睛,双手胡乱地在脸上一抹,“维克托说得对,我要亲自把那个送信的人给找出来。”
      话语是多么的坚定啊,就好像认准那一定是小猫送的一样。
      维克托揉了揉太阳穴,不忍心打破勇利的幻想,毕竟鬼魂什么的只有在妈妈骗小孩听话的时候才有用吧。


      咖啡的热烟缓缓上升,一缕一缕地变换着各种形状,不知是哪个不经意的瞬间,是因为锲而不舍的意念还是通灵性的超自然,它们幻化成一个修长的人形,而后迅速散开,最终消失在了空气中,不留下一点痕迹。


(3)
      是夜,夜里飘着雪。
      真快啊,冬天已经来到了呢。
长谷津的夜总是静悄悄的,伴着幽幽白雪,恍惚隔世遥云,选择了宁静,浮华就此疏离。
      这已经是勇利第八十三次一人蹲守在深夜里,只为追寻一个送信人的影子。期间有好几次他都不小心睡着了,再醒来时粉红的卡纸已经静静躺在自家的信箱里,如果没有强大的意志力,他可能就会因此放弃。
当然了,还有几次他是真的坚持住了,可是就是没有看到送信人的影子。
       行如鬼魅,明明很是诡异,勇利却乐此不疲,正是因为如此,他更加坚信尤里是真正的回来看望自己,而不是一个巨大的恶作剧。
       他越来越有信心,即使因为熬夜而日渐憔悴的脸顶着巨大的黑眼圈,而双眸依旧神采奕奕,泛着琉璃般的希望之光。所谓的爱之入骨,也不过如此吧。


       凌晨一点半,勇利打着架的双眼皮开了合合了闭,再也坚持不住的他在眼睛缓缓闭上的那一刻,一个黑色的影子撞入他的视线。勇利猛地睁开了双眼,紧紧盯着白墙上映射的黑影,连呼吸都忘却掉了。
       他悄悄站起身,放慢了脚步,一点一点蹭到那个身影的旁边。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离着信箱大概还有两米的时候,勇利的步子停留在原地,再也没有靠前。
       他看见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看见!
       勇利惊异地盯着信箱,然后猛然回头看向白墙!信箱旁空无一人,而白墙上却明显有着一个人影!
       黑发青年真的害怕了,巨大的恐惧像猛浪般席卷而来,他不禁双腿一软,颤颤巍巍地跌坐在地上,身体在不断的打颤。
       而那个黑漆漆的影子似乎也发现了追寻他的青年,投射在白墙上的暗影抖了抖,一步一步向着勇利缓缓走来,步伐坚定。那一刻,时间仿佛都停止了,明明只有两米的路程,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
       “猪排饭?”
       空灵的声音在四周想起,分不清声源到底在那个具体方向。好听的少年音带着微微的颤抖,还有不可掩饰的激动与兴奋,他试探着唤着坐在地上的青年,希望得到他的回应。
       勇利呆愣着摊在地上,他空洞的双眼渐渐染上水光,一种不可描述的喜悦染上心头,他激动地唤起记忆里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地唤着,没有一丝停顿。
——尤里!
——尤拉奇卡!
        少年的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熟悉的金发,熟悉的碧眸,熟悉的微笑,一切一切都变得清晰起来!
       他听见他说:
——勇利,我回来了。


(4)
       当维克托发现勇利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在雪地里冻僵了。
       银发男人似乎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当他看见散落在雪地里的粉色卡纸,剪刀,以及黑色签字笔的时候,他更加明确了自己的猜想。
       维克托探了探勇利的鼻息,悬在高处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还好,自己总算是及时发现了他,如果再晚一步,他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银发男人颤抖着将那个冻得发红的青年稳稳抱在怀里,尝试着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他,让他恢复知觉。
      “走吧,勇利,我们去医院,那里才是你该待的地方。”


(5)
——“昨天早上八点,前著名花样滑冰选手胜生勇利经抢救无效死亡。最后确定死亡原因是长时间在雪地中导致的体内发生冻结引起的细胞死亡。经医生透露,胜生勇利选手在死前曾患有妄想症…”
——“在他被发现的地点,有大量散落的卡纸,每张卡纸都写着俄语的我爱你,经过有关医学检验,发现它们均出自胜生勇利选手之手。”
——“经俄罗斯男单花滑教练雅科夫表示,这些卡片的字迹与去世的花滑选手——尤里·普利赛提的字迹真假难辨。”


……


End

评论

热度(54)

  1. Humorme中华田园喵 转载了此文字
    好虐……